李子树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啊,今年全国二卷数学很简单的样子啊。
明年真叫人瑟瑟发抖(`Д´*)
不由想起了悲催的数学竞赛(•̩̩̩̩_•̩̩̩̩)

从20w的体育老师,到如今40w的獠牙甜。
我从二十万分之一变成了四十万分之一。
情敌越来越多,一个比一个油菜花。
而我,菜鸡一个,连盖茨比的英文版都读不懂。
真够难受的˃̣̣̥᷄⌓˂̣̣̥᷅

我有史以来看过的,最浪漫的,一本小说

赶在六一结束最后一分钟表示一下
十七岁奉上

杀破狼广播剧,屯!!!!
屯不了也得屯!!!!!!
小青柑,屯!!!!!!!
屯不了也得屯!!!!!!
养肥计划开始!!!!!!

咦咦咦咦咦?????????
今天还是我们比心的生日???
我看文又走马观花啦?????
不管怎样,
祝陆校长生日快乐~=w=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叶生日快乐我今天竟然没发现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才发现lof可以特别关注别人😂😂😂枉我之前还把皮皮关注取消了又加上,就为了能在关注列表那一块儿能第一个找到她,白忙活😂😂😂

我真是太没用了,母亲节整个贺卡都整不好。
字丑又不会画画,说一声“我爱您”要酝酿半天。
感觉没有比我更差劲的人了˃̣̣̥᷄⌓˂̣̣̥᷅

【杀破狼】从《天涯客》出发浅析顾子熹笛音的战斗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毫无违和感

古城墨染:

(顾子熹滚出娱乐圈!基本原文我就改了两个字,毕竟引用原文更有权威性×)


那隔壁房中传来一声尖鸣,细听起来,像是笛子,可一般的笛子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极尖锐,尖锐到像是要撕裂什么似的。


时间掐算得极准,笛子的尖鸣和恶毒的琴声短兵相接。


弹琴人的琴弦瞬间崩断。


随后万籁俱寂了。


周子舒自己的情况也不太好,他那柄笛子是赶路无聊,随手削的,大概是技术不到家,吹出来的音老不准,荒腔野调、呕哑嘲哳的,便不再摆弄它,谁料今晚这还真用上了。那笛子只吹了一声,便裂了一道大口子,幸而他诱得那人全力,这才侥幸一击得中,不然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顾昀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他的白玉短笛:“给你吹个新学的塞外曲听好不好?”


顾昀手中的乐器从竹笛换成了玉笛,又在苦寒无趣的边关修行半年之久,可是技艺却奇迹般地毫无进步,催人尿下功力还犹胜当年,一阕塞外小曲,吹得人肝胆俱裂,不远处一匹正等着重装辔头的战马吓得活像被一群大野狼包围,锥心泣血地嘶鸣起来,玄鹰斥候从天而降,踉跄了一步愣是没站稳,直接扑地,摔了个讨压岁钱的模样。


张成岭整个人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他功力太浅,即使周子舒及时堵上了他耳朵,还是受了内伤,已经呕吐了一回,面如金纸似的。


大巫房里的窗户早已推开,他并没有掺和进来,只是倚着窗户在一边看,目光落在顾昀身上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


七爷披着外衣,在他身后开口问道:“你瞧这人功夫怎么样?”


大巫沉吟了片刻,说道:“若论真功夫,周庄主全盛的时候未尝不可与他一拼,只是真动起手来,定然赢不了此人。”


七爷微怔了一下,问道:“那你呢?”


大巫摇摇头:“若不是万不得已,我绝不会和这个人交手。”


这个人的武功,是在数十年里腥风血雨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他没有口诀,没有路数,只有一次又一次要么活、要么死的选择。


这恐怕是天下最可怕的武功。